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道家文化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道家文化

解读《道德经》(5)

时间:2014-5-23 16:32:34  作者:王殿卿  来源:龙乡书院  查看:580  评论:0

不出门户,就能够推知天下的事理;不望窗外,就可以认识日月星辰运行的自然规律。他向外奔逐得越远,他所知道的道理就越少。所以,有的圣人不出行却能够推知事理,不窥见而能明了天道,不妄为而可以有所成就。

窥牖:窥,从小孔隙里看;牖,音you,窗户。天道:日月星辰运行的自然规律。不见而明:一本作不见而名。此句意为不窥见而明天道。不为:无为、不妄为。

48章 为学日益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,损之又损,以至于无为。无为而无不为,取天下常以无事;及其有事,不足以取天下。

求学的人,其情欲文饰一天比一天增加;求道的人,其情欲文饰则一天比一天减少。减少又减少,到最后以至于无为的境地。如果能够做到无为,即不妄为,任何事情都可以有所作为。治理国家的人,要经常以不骚扰人民为治国之本,如果经常以繁苛之政扰害民众,那就不配治理国家了。

为学日益:为学,是反映探求外物的知识。此处的当指政教礼乐。日益:指增加人的知见智巧。为道日损:为道,是通过冥想或体验的途径,领悟事物未分化状态的。此处的,指自然之道,无为之道。损,指情欲文饰日渐泯损。无为而无不为:不妄为,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不成。取:治、摄化之意。无事:即无扰攘之事。有事:繁苛政举在骚扰民生。

49章 圣人常无心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圣人常无心,以百姓之心为心。善者,吾善之;不善者,吾亦善之,德善。信者,吾信之;不信者,吾亦信之,德信。圣人在天下,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,百姓皆注其耳目,圣人皆孩之

圣人常常是没有私心的,以百姓的心为自己的心。对于善良的人,我善待于他;对于不善良的人,我也善待他,这样就可以得到善良了,从而使人人向善。对于守信的人,我信任他;对不守信的人,我也信任他,这样可以得到诚信了,从而使人人守信。有道的圣人在其位,收敛自己的欲意,使天下的心思归于浑朴。百姓们都专注于自己的耳目聪明,有道的人使他们都回到婴孩般纯朴的状态。

常无心:一本作无常心。意为长久保持无私心。德:假借为歙:音Xi ,意为吸气。此处指收敛意欲。浑其心:使人心思化归于浑朴。百姓皆注其耳目:百姓都使用自己的智谋,生出许多事端。圣人皆孩之:圣人使百姓们都回复到婴孩般纯真质朴的状态。

50章 出生入死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出生入死,生之徒,十有三;死之徒,十有三;人之生,动之于死地,亦十有三。夫何故?以其生生之厚。盖闻善摄生者,陆行不遇兕虎,入军不被甲兵。兕无所投其角,虎无所措其爪,兵无所容其刃。夫何故?以其无死地

人始出于世而生,最终入于地而死。属于长寿的人有十分之三;属于短命而亡的人有十分之三;人本来可以活得长久些,却自己走向死亡之路,也占十分之三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因为奉养太过度了。据说,善于养护自己生命的人,在陆地上行走,不会遇到凶恶的犀牛和猛虎,在战争中也受不到武器的伤害。犀牛于其身无处投角,老虎对其身无处伸爪,武器对其身无处刺击锋刃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因为他没有进入死亡的领域。

出生入死:出世为生,入地为死。一说离开了生存必然走向死亡。生之徒:徒,应释为类。生之徒即长寿之人。十有三:十分之三。死之徒:属于夭折的一类。人之生,动之于死地:此句意为人本来可以长生的,却意外地走向死亡之路。生生之厚:由于求生的欲望太强,营养过剩,因而奉养过厚了。摄生者:摄生指养生之道,即保养自己。兕:音si ,属于犀牛类的动物。入军不被甲兵:战争中不被杀伤。无死地:没有进入死亡范围。

51章 道生之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道生之,德畜之,物形之,势成之。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。道之尊,德之贵,夫莫之命而常自然。故道生之,德畜之,长之育之,亭之毒之;养之覆之。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,是谓玄德

道生成万事万物,德养育万事万物。万事万物虽现出各种各样的形态,环境使万事万物成长起来。故此,万事万物莫不尊崇道而珍贵德。道之所以被尊崇,德所以被珍贵,就是由于道生长万物而不加以干涉,德畜养万物而不加以主宰,顺其自然。因而,道生长万物,德养育万物,使万物生长发展,成熟结果,使其受到抚养、保护。生长万物而不居为己有,抚育万物而不自恃有功,导引万物而不主宰,这就是奥妙玄远的德。

势:万物生长的自然环境。一说:势者,力也;一说,对立。莫之命而常自然:不干涉或主宰万物,而任万物自化自成。亭之毒之:一本作成之熟之。养:爱养、护养。覆:维护、保护。玄德:即上德。它产生万物而不居为己有,养育万物而不自恃有功。

52章 天下有始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天下有始,以为天下母。既得其母,以知其子;既知其子,复守其母,没身不殆。塞其兑,闭其门,终身不勤。开其兑,济其事,终身不救。见小曰明,守柔曰强。用其光,复归其明,无遗身殃;是为袭常

天地万物本身都有起始,这个始作为天地万物的根源。如果知道根源,就能认识万物,如果认识了万事万物,又把握着万物的根本,那么终身都不会有危险。塞住欲念的孔穴,闭起欲念的门径,终身都不会有烦扰之事。如果打开欲念的孔穴,就会增添纷杂的事件,终身都不可救治。能够察见到细微的,叫做;能够持守柔弱的,叫做。运用其光芒,返照内在的明,不会给自己带来灾难,这就叫做万世不绝的常道

始:本始,此处指母:根源,此处指子:派生物,指由所产生的万物。塞其兑,闭其门:兑,指口,引伸为孔穴;门,指门径。此句意为:塞住嗜欲的孔穴,闭上欲念的门径。开其兑,济其事:打开嗜欲的孔穴,增加纷杂的事件。见小曰明:小,细微。能察见细微,才叫做” ⑧强:强健,自强不息。用其光,复归其明:光向外照射,明向内透亮。发光体本身为,照向外物为光。无遗身殃:不给自己带来麻烦和灾祸。袭常:袭承常道。

53章 使我介然有知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使我介然有知,行于大道,唯施是畏。大道甚夷,而人好径。朝甚除,田甚芜,仓甚虚,服文采,带利剑,厌饮食,财货有余,是谓盗竽。非道也哉!

假如我稍微地有了认识,在大道上行走,唯一担心的是害怕走了邪路。大道虽然平坦,但人君却喜欢走邪径。朝政腐败已极,弄得农田荒芜,仓库十分空虚,而人君仍穿着锦绣的衣服,佩带着锋利的宝剑,饱餐精美的饮食,搜刮占有富余的财货,这就叫做强盗头子。这是多么无道啊!

我:我,指有道的圣人。老子在这里托言自己。介然有知:介,微小。微有所知,稍有知识。施:邪、斜行。夷:平坦。人:指人君,一本作径:邪径。朝甚除:朝政非常败坏。一说宫殿很整洁。厌饮食:厌,饱足、满足、足够。饱得不愿再吃。盗竽:竽又作夸。即大盗、盗魁。

54章 善建者不拔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善剑者不拔,善抱者不脱,子孙以祭祀不辍。修之于身,其德乃真;修之于家,其德乃余;修之于乡,其德乃长;修之于邦,其德乃丰;修之于天下,其德乃普。故以身观身,以家观家,以乡观乡,以邦观邦,以天下观天下。吾何以知天下然哉?以此。

善于建树的不可能拔除,善于抱持的不可以脱掉,如果子孙能够遵循、守持这个道理,那么祖祖孙孙就不会断绝。把这个道理付诸于自身,他的德性就会是真实纯正的;把这个道理付诸于自家,他的德性就会是丰盈有余的;把这个道理付诸于自乡,他的德性就会受到尊崇;把这个道理付诸于自邦,他的德性就会丰盛硕大;把这个道理付诸于天下,他的德性就会无限普及。所以,用自身的修身之道来观察别身;以自家察看观照别家;以自乡察看观照别乡;以平天下之道察看观照天下。我怎么会知道天下的情况之所以如此呢?就是因为我用了以上的方法和道理。

抱:抱住、固定、牢固。子孙以祭祀不辍:辍,停止、断绝、终止。此句意为:祖祖孙孙都能够遵守善建善抱的道理,后代的香火就不会终止。长:尊崇。邦:一本作故以身观察,以家观家,以乡观乡:以自身察看观照别人;以自家察看观照别家;以自乡察看观照别乡。

55章 含「德」之厚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含德之厚,比于赤子。毒虫不螫,猛兽不据③,攫鸟不搏。骨弱筋柔而握固。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,精之至也。终日号而不嗄,和之至也。知和曰""⑧,知常曰"",益生曰祥,心使气曰强。物壮则老,谓之不道,不道早已。

道德涵养浑厚的人,就好比初生的婴孩。毒虫不螫他,猛兽不伤害他,凶恶的鸟不搏击他。他的筋骨柔弱,但拳头却握得很牢固。他虽然不知道男女的交合之事,但他的小生殖器却勃然举起,这是因为精气充沛的缘故。他整天啼哭,但嗓子却不会沙哑,这是因为和气纯厚的缘故。认识淳和的道理叫做,知道的叫做。贪生纵欲就会遭殃,欲念主使精气就叫做逞强。事物过于壮盛了就会变衰老,这就叫不合于,不遵守常道就会很快地死亡。

毒虫:指蛇、蝎、蜂之类的有毒虫子。螫:毒虫子用毒刺咬人。据:兽类用爪、足年攫取物品。攫鸟:用脚爪抓取食物的鸟,例如鹰隼一类的鸟。搏:鹰隼用爪击物。朘作:婴孩的生殖器勃起。朘,男孩的生殖器。嗄:噪音嘶哑。知和曰常:常指事物运作的规律。和,指阴阳二气合和的状态。益生:纵欲贪生。祥:这里指妖祥、不祥的意思。强:逞强、强暴。壮:强壮。

56章 知者不言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。塞其兑,闭其门;挫其锐,解其纷;和其光,同其尘,是谓玄同。故不可得而亲,不可得而疏;不可得而利,不可得而害;不可得而贵,不可得而贱;故为天下贵。

聪明的智者不多说话,而到处说长论短的人就不是聪明的智者。塞堵住嗜欲的孔窍,关闭住嗜欲的门径。不露锋芒,消解纷争,挫去人们的锋芒,解脱他们的纷争,收敛他们的光耀,混同他们的尘世,这就是深奥的玄同。达到玄同境界的人,已经超脱亲疏、利害、贵贱的世俗范围,所以就为天下人所尊重。

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:此句是说,知道的人不说,爱说的人不知道。另一种解释是,聪明的人不多说话,到处说长论短的人不聪明。还有一种解释是,得的人不强施号令,一切顺乎自然;强施号令的人却没有得。此处采用第二种解释。塞其兑,闭其门:塞堵嗜欲的孔窍,关闭起嗜欲的门径。挫其锐,解其纷:和其光,同其尘:此句意为挫去其锐气,解除其纷扰,平和其光耀,混同其尘世。玄同:玄妙齐同,此处也是指不可得而亲,不可得而疏;不可得而利,不可得而害;不可得而贵,不可得而贱:这几句是说玄同的境界已经超出了亲疏、利害、贵贱等世俗的范畴。

57章 以正治国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以正治国,以奇用兵,以无事取天下。吾何以知其然哉?以此:天下多忌讳,而民弥贫;人多利器,国家滋昏;人多伎巧,奇物滋起;法令滋彰,盗贼多有。故圣人云:"我无为,而民自化;我好静,而民自正;我无事,而民自富;我无欲,而民自朴。"

以无为、清静之道去治理国家,以奇巧、诡秘的办法去用兵,以下扰害人民而治理天下。我怎么知道是这种情形呢?根据就在于此:天下的禁忌越多,而老百姓就越陷于贫穷;人民的锐利武器越多,国家就越陷于混乱;人们的技巧越多,邪风怪事就越闹得厉害;法令越是森严,盗贼就越是不断地增加。所以有道的圣人说,我无为,人民就自我化育;我好静,人民就自然富足;我无欲,而人民就自然淳朴。

正:此处指无为、清静之道。奇:奇巧、诡秘。取天下:治理天下。以此:此,指下面一段文字。以此即以下面这段话为根据。忌讳:禁忌、避讳。人:一本作,一本作利器:锐利的武器。人多伎巧:伎巧,指技巧,智巧。此句意为人们的伎巧很多。奇物:邪事、奇事。我无为,而民自化:自化,自我化育。我无为而人民就自然顺化了。

58章 其政闷闷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其政闷闷,其民淳淳;其政察察,其民缺缺。祸兮,福之所倚;福兮,祸之所伏。孰知其极:其无正也。正复为奇,善复为妖。人之迷,其日固久。是以圣人方而不割,廉而不刿,直而不肆,光而不耀

政治宽厚清明,人民就淳朴忠诚;政治苛酷黑暗,人民就狡黠、抱怨。灾祸啊,幸福依傍在它的里面;幸福啊,灾祸藏伏在它的里面。谁能知道究竟是灾祸呢还是幸福呢?它们并没有确定的标准。正忽然转变为邪的,善忽然转变为恶的,人们的迷惑,由来已久了。因此,有道的圣人方正而不生硬,有棱角而不伤害人,直率而不放肆,光亮而不刺眼。

闷闷:昏昏昧昧的状态,有宽厚的意思。淳淳:一本作沌沌,淳朴厚道的意思。察察:严厉、苛刻。缺缺:狡黠、抱怨、不满足之意。其无正也:正,标准、确定;其,指福、祸变换。此句意为:它们并没有确定的标准。正复为奇,善复为妖:正,方正、端正;奇,反常、邪;善,善良;妖,邪恶。这句话意为:正的变为邪的,善的变成恶的。人之迷,其日固久:人的迷惑于祸、福之门,而不知其循环相生之理者,其为时日必已久矣。(严灵峰释语)方而不割:方正而不割伤人。廉而不刿:廉,锐利;刿,割伤。此句意为:锐利而不伤害人。直而不肆:直率而不放肆。光而不耀:光亮而不刺眼。

59章 治人事天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治人事天,莫若啬。夫唯啬,是谓早服;早服谓之重积德;重积德则无不克;无不克则莫知其极,莫知其极,可以有国;有国之母,可以长久。是谓根深固柢,长生久视之道

治理百姓和养护身心,没有比爱惜精神更为重要的了。爱惜精神,得以能够做到早作准备;早作准备,就是不断地积;不断地积,就没有什么不能攻克的;没有什么不能攻克,那就无法估量他的力量;具备了这种无法估量的力量,就可以担负治理国家的重任。有了治理国家的原则和道理,国家就可以长久维持。国运长久,就叫做根深祗固,符合长久维持之道。

治人事天:治人,治理百姓;事天,保守精气、养护身心。对的解释有两种,一是指身心,一是指自然。此句意为保养天赋。啬:爱惜、保养。早服:早为准备。重积德:不断地积德。有国之母:有国,含有保国的意思。母,根本、原则。长生久视:长久地维持、长久存在。

60章 治大国,若烹小鲜


译文 注释 引语 评析

治大国,若烹小鲜,以道莅天下,其鬼不神。非其鬼不神,其神不伤人。非其神不伤人,圣人亦不伤人。夫两不相伤,故德交归焉

治理大国,好像煎烹小鱼。用治理天下,鬼神起不了作用,不仅鬼不起作用,而是鬼怪的作用伤不了人。不但鬼的作用伤害不了人,圣人有道也不会伤害人。这样,鬼神和有道的圣人都不伤害人,所以,就可以让人民享受到德的恩泽。

小鲜:小鱼。莅:临。其鬼不神:鬼不起作用。非:不唯、不仅。两不相伤:鬼神和圣人不侵越人。故德交归焉:让人民享受德的恩泽。

61章 大国者下流


标签:龙乡书院 王殿卿 解读 道德经 
上一篇:《道德经》老子
下一篇:阴符经

豫ICP备15002997号 您是第位访客